_Sarah啵啵啵

再甜甜不过u荡

我的名字。(荡萝/舅夜/上)

Pure White:

勿上升真人x3

看了鬼怪和你的名字后的产物。

希望能够喜欢。

(第一次算正儿八经写舅夜好紧张)







【从你的前前前世开始 我就一直在寻找你的踪迹】




赵志铭是个算命先生,江湖骗子那种。




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靠的就是一张巧舌如簧的嘴,自然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。




当然目前他还没见过鬼。




也不是没遇到过找他麻烦的人,毕竟赵志铭坑蒙拐骗得不少,有时还作死的嘴贱几句,只不过到最后却总能转危为安,赵志铭不禁跟别人吹逼说自己有贵人相助会一生平安。




某天赵志铭才刚摆好摊准备开张,几名彪形大汉就围了上来把他困住不得动弹。




"几位壮士,你们...这是有何事?。"赵志铭背抵在墙上脚止不住的打颤。他平时打打嘴炮还行,要真动起手来九条命都不够他活。




"你就是前几天收了我们少爷一百两银子的神棍吧?"为首的男人握紧拳头看着赵志铭咬牙切齿的说道,"我家少爷为人单纯,听信了你这小人的鬼话,从你这儿回来之后就整日对着隔壁苏府的小公子喊什么君子好逑 ,结果被害得罚跪三天不说,现在都传我家少爷断袖之癖,无人敢嫁!这罪你敢不敢担!"




赵志铭一听便知这口中的少爷是阵家独子阵圣俊,阵家是这扬州城上的第一大户,说家财万贯也不为过,阵圣俊不仅才学了得更是长相俊美,常年排在美男榜单上的一二位。现在以他的名气,恐怕这断袖的名声是早已传遍大江南北了。




那自己的小命...




赵志铭想到这儿立马跪在地上哭诉:"大哥,我冤枉啊!十日前我的确见过你家少爷,当时我见他愁眉不展问他有何烦恼,他便向我讨教如何向心爱之人表达情意,我只念爱要大声说出来并不知这对象是苏少爷啊!"




"哼你不是号称能卜天下事吗?连这等小事都不清楚你岂不是个骗子!"男人手拽着赵志铭的衣领把他提起笑,"今日我就撕烂你的嘴,看你以后还怎么骗人!"




正在赵志铭准备大喊救命时,四周突然黑了下来。浓雾不知从何而来,竟聚集成一团慢慢幻化成人形,一步步朝他们走了过来。




大汉们早已吓得屁滚尿流,连滚带爬得逃出了好远,只剩下赵志铭一人呆坐在原地。




赵志铭并不是不害怕,只是已经被吓得脚软根本走不动路。他哆哆嗦嗦地闭上了双眼,心想自己的这条小命今天看来得交代于此了。




等了好一会儿却没任何事发生,赵志铭半睁开眼才发现浓雾早已散去,天色也恢复往常。




唯一的不同,只有眼前的这名男子了。那人站在树荫下手持着纸扇,纯白的外衣在树枝缝隙下露出的阳光折射出点点光辉,他的眼角微微上挑鼻梁高挺,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赵志铭。




"这位兄台...你是谁?"赵志铭偷偷吞了吞口水,只觉得面前这人即使跟阵家少爷比也是不相上下的,魅惑众生却又清冷淡薄,这么矛盾的气质却又能如此和谐出现在同一人身上。




"我?"那人愣了会儿,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脚,"不明白吗?"




这不看还好,一看真是惊得赵志铭跳了起来,那人居然悬浮在空中脚不沾地也没影子。




赵志铭捂着自己的胸口喘着大气问:"你?你是...!"




"对。"男子点了点头,"我约莫就是你们口中说的鬼怪。"




赵志铭心想完了,好不容易走了一个麻烦却来了个更大的。他哭丧着脸蜷缩成一团哀求道:"我求求你别吃我,我经常吃不好穿不暖的,肉肯定很难吃,你别吃我放我条生路好不好?"




"你过得不好吗?"男子皱起了眉,"我虽为鬼,却从不害人。刚刚我看那些人想欺负你,才现身,我只想吓跑他们而已。"




赵志铭一听这话立马用衣袖擦干了眼泪亢奋了起来,卧槽他没听错吧?他竟然遇到了传说中那种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的绝色美鬼?这几率得多小啊?




说时迟那时快,赵志铭朝男子飞奔过去,拼命踮起了脚尖才搭到了男子的肩膀上:"既然你今天救了我,那从此我两就是兄弟了!我叫赵志铭,你以后可以叫我阿铭。你呢?"




他主意打得好啊,有个鬼兄弟以后算命简直手到擒来不说,人身安全也有了保障。想到这儿赵志铭不禁想用手捋捋他飘逸的头发,他怎么能这么帅,又这么聪明!




男子却有些失落,他摇了摇头叹气:"我对于自己的事都记不太清了,在这世间待得越久我的记忆便越发空白。"




"啊?"赵志铭有些惊讶,"那你为何不去投胎呢?"




"判官说我上世的执念太深,孟婆汤不能彻底洗刷我的记忆所以无法去投胎。他给了我两个选择,要么在地府当灵魂使者要么在这人世间找到并彻底放下我的执念,再入轮回。"




"那你执念是什么?"赵志铭睁大了眼睛,"如果找不到又会怎样啊?"




"我不记得了。我只知道我在寻找着很重要的东西,可能是某物某景...或是一个人。 "男子捂住了胸口说道,"再过七日如若我还找不到执念..."




"找不到会怎么样?"赵志铭瞪大了眼睛。




"没什么。"男子笑了一下用扇子去敲了赵志铭的脑袋,"去我该去的地方。"




【循着你那笨拙的笑容 总算找到了这个地方】




男子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,赵志铭想总不能老是以"你"这样的称呼,那多不礼貌啊又显得不亲近,思来想去看到男子的纸扇上写着一个扬字,便说:"诶我以后叫你阿扬好不好?"




"阿扬?"男子只觉得这称呼莫名的熟悉,恍惚间好似看到一人偎依在他怀里这样叫着自己,当他想看清怀中的人究竟是谁时,赵志铭突然拍了他一下问,"你怎么不说话啊?是不喜欢吗?"




"没有,我很喜欢。"他摇了摇头又开始盯着赵志铭发神,赵志铭翻了个白眼心想这鬼怪可能脑子不是很好使,可没办法,好歹自己兄弟要想以后找他帮忙只能先替阿扬找到执念。




随后几天赵志铭意志高涨,带着阿扬把扬州城能去的地方都找个遍,连牛棚马粪处都没放过,可都被否认了。




最后赵志铭实在没办法,累得直接倒在地上起不来直喘气:"我....实在不知道...去哪儿了。你确定在我们..我们扬州城吗?"




"应该不会错,是判官把我送到这儿的,他没有骗我的道理。"阿扬有些沮丧,已经过去了五天,如果再找不到的话...




正当两人都觉得无话可说的时候,几名少年嘻嘻哈哈从他们面前跑过,还讨论道:"苏家小少爷两日后大婚,这大哥都还没成家呢,弟弟反而走在了前面。"




"哎你这就没见识了吧!"另一位笑着回答,"最近不都在传苏家小少爷和阵家少爷的事情吗,成亲很大部分原因肯定是避嫌啊,这要是不赶快娶亲那以后还得了?"




"我听说阵家少爷被禁了足整日郁郁寡欢,今天好像还请郎中进府看病呢!"灰衣少年叹气道,"阵家少爷什么都好,只是这断袖之癖,又岂能被天下人认同?"




赵志铭一听也跟着忧愁了起来,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也有自己的原因。




他知阵圣俊是真正喜欢那苏家小少爷的,一提起心爱之人,眼睛里的情意是装不了也藏不掉的。




"你很难过?"阿扬最怕的就是赵志铭皱起眉,总觉得他一难过自己比他更难受十倍,"要不我带你去见他?"




"可以。"赵志铭转了转眼睛想,"正好阵府我们还没去找过呢。"




有阿扬在,想见阵圣俊一面简直易如反掌。




赵志铭一进房间就闻到了扑面而来的酒气,整个屋子堆满了空酒坛子。阵圣俊趴在桌上眼神迷迷糊糊的,还指着赵志铭笑:"你是谁?是来陪我喝酒的吗?来来来,坐我旁边我们不醉不归!"




赵志铭有些迟疑但还是落了座,刚一坐下阵圣俊就抱着他嚎啕大哭起来:"兮夜...兮夜要娶妻了,我努力过了,我问他可不可以不娶妻,我带他走,我带他走!他....他却跟我说,觉得我恶心以后别再见面了!"




"我真的真的,很喜欢兮夜,真的很喜欢他。"




"其实我从不怕他拒绝我,只是没想到自己会让他那么厌恶。"




"这样的我,很让兮夜困扰吧?可是我...我明明想让他笑的啊?"




我想要兮夜笑啊!




赵志铭被阵圣俊这架势吓得动都不敢动,两只眼睛拼命转啊转向阿扬求救,但他发现阿扬好像又愣神了,靠在门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这货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!赵志铭气得又翻了好几个白眼,他戳了戳阵圣俊的后背问:"阵少爷,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苏少爷。咱们有话好好说你能不能先放开!"

阵圣俊却没回话也没放手,赵志铭稍一偏头才发现这阵少爷早已闭上了眼睛。




"这么快就睡着了?什么速度?"赵志铭有些诧异,刚准备把阵圣俊抱回床上却发现他的脸有些发青,好像不是睡着了这么回事。




"阿扬,你快过来看看!"赵志铭的声音有些颤抖,终于把阿扬唤回了现实。可刚一转头,阿扬就愣在了原地。




他看到了地府里的老朋友——灵魂使者,用收魂符锁住了阵圣俊的灵魂。




换而言之,趴在赵志铭肩上的阵圣俊。

已经死亡。





TBC.



评论

热度(46)

  1. _Sarah啵啵啵Pure White 转载了此文字